今天是:
您可以选择访问: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探讨>>以案说法>>正文
“醉酒失忆”导致无法供述犯罪事实,但对在案证据均认可,能否被认定为坦白?
2018-10-10 09:59 李云    (点击:)

【案情】

20182623时许,被告人杨某某等人在腾冲市曲石镇曲石村曲石街某餐馆内喝酒,因被告人杨某某醉酒后亲吻被害人杨某甲,其丈夫赵某某遂与被告人杨某某发生厮打,期间被告人杨某某使用啤酒瓶将前来劝架的杨某甲头部打伤。经鉴定,被害人杨某甲的损伤构成轻伤一级。此外,被告人在侦查机关及审理阶段均供述其因醉酒对案发的经过完全无记忆,无法供述案件事实,但对在案的证据均认可。后检察机关以杨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对其提起公诉。

【争议焦点】

在审理此案时,合议庭对被告人杨某某是否具有坦白情节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某在案发后虽然在现场“等候”,但其对案发经过无记忆,在供述中未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其行为不构成坦白;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某某实施犯罪行为时处于酒后失忆状态,案发后其在现场“等候”民警的到来,虽因醉酒导致客观上不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但其对在案的其余证据(特别是证人证言、被害人的供述)全部认可,其行为可以构成坦白。

【评析】

杨某某“醉酒归案”,在客观上不能供述的情况下对在案的其余证据认可是否构成坦白?对该焦点的分析我们将从坦白的法源、成立要件两个方面进行简要分析。

一、法律渊源:我国1979年刑法对坦白制度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在1997年刑法修订后,为进一步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坦白制度的立法化问题引起了立法机关的关注。据此,《刑法修正案(八)》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从规定中可以看出坦白具有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功能,是一项重要的刑罚裁量制度。

二、坦白的成立要件:现阶段法律规范层面对坦白概念的界定及构成要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理论界普遍存在的观点是:坦白是犯罪嫌疑人在被动归案后,如实交代自己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即坦白的构成要件为:被动归案性+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鉴于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对犯罪分子“被动归案”没有明确规定,则坦白的另外一个构成要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当是认定犯罪分子具有坦白情节最核心和最实质的条件。结合本案的案情,在关于坦白情节构成上,需要明确的有如下情况:

首先,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八条的规定:“醉酒的人实施的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这里的醉酒在学理上被称为生理性醉酒,生理性醉酒人对其实施的刑法所禁止的行为在主观上存在过错。在本案中,被告人杨某某醉酒后实施故意伤害的犯罪行为,应当负刑事责任。

其次,根据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投案行为必须具备主动性(即意欲将自己置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下)、直接性(为实现其投案意图采取了积极行动),这就意味着犯罪嫌疑人在有意志自由的情况之下自觉产生了投案心理,在有行动自由的情况下实施了投案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杨某某虽醉酒在现场“等候”民警到来,但无投案的主动性和直接性,笔者认为可以归结为被动归案。

再次,“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当是犯罪嫌疑人在刑事诉讼中应当承担的一项义务,也是认定犯罪分子具有坦白情节最核心和最实质的条件。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如实供述”主要具有刑事诉讼程序上的意义,其立法本意在于犯罪嫌疑人面对侦查讯问时应如实回答,不能避重就轻、推卸责任,从而其能从如实供述中获得从轻、减轻处罚的刑法奖励。对“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掌握应当从如实供述的时间、范围、标准来确定。首先,坦白如实供述的时间没有自首要求的严格,法律也没有对坦白的供述时间做出要求,一般认为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讯问时就如实交代或者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未能如实供述,但在庭审中如实供述,也可以认定坦白;其次,如实供述的范围,通说认为即要求犯罪嫌疑人在被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即对定罪、量刑有重要影响的事实和情节,概括为行为人何时采取何种方法在何地实施了何种犯罪行为造成了什么样的危害结果)和身份信息(姓名、年龄、住址、职业、前科情况等身份信息);最后,对于如实供述的标准,我国理论界通说认为,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的供述应与客观事实相一致,但并非绝对的完全等同,只相似即可,即犯罪嫌疑人根据自己的认识和记忆对案件事实进行符合主观认识和客观逻辑的供述,就可以认定供述的如实性。一方面,没有歪曲事实;另一方面,供述的客观事实符合客观逻辑即可,不需要与所有客观事实完全一致。本案中,杨某某在到案后至庭审过程中因(醉酒)客观原因不能供述犯罪事实,事实上没有产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行为,虽然其对在案的其余证据认可,可认定其为认罪态度好,但尚不符合坦白的法定构成要件。

综上,在本案中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本案被告人杨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坦白,但是结合本案杨某某的犯罪事实、悔罪表现、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及积极赔付被害人损失的基础上,在量刑时可以比照坦白或是当庭认罪进行裁量。

 

【打印此页】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腾冲市人民法院 主办

运营维护:腾冲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晨光文化传媒